首页 >> 数字影视 >>国际合作 >> 净亏损十余亿之后,万达电影想讲剧本杀的“新故事”
详细内容

净亏损十余亿之后,万达电影想讲剧本杀的“新故事”

根据万达电影(002739)1月30日发布的2022年度业绩报告,公司预计2022年净亏损13亿元-19.5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1亿元,这也是万达电影在2021年扭亏为盈营收124.90亿元后再次亏损。

受疫情影响,2022年光线、博纳、万达、中影、上影、横店影视等头部影视公司均有亏损。2022年,全国电影票房300.67亿元,较2021年下降36.4%,观影人次7.12亿,较2021年下降39.2%,而3月、4月、5月、11月单月票房均不足10亿元,创多年新低。中国电影预计亏损2至2.4亿元;华谊兄弟预计亏损8.75至13.04亿元;光线传媒预计亏损6.3至7.3亿元;上海电影预计亏损3.25至3.9亿元;横店影视预计亏损2.69至3.65亿元;博纳影业预计亏损3700至7400万元。其中,万达电影净利润同比减少最大。

对于业绩亏损原因,万达电影在公告中称:一方面,受2022年疫情爆发影响,全国影院频繁关停,导致影院票房收入大幅减少。第二季度影院停业率超过50%,第四季度最多时停业率接近65%。受疫情影响公司累计停业影院752家,店均停业近60天,因此票房收入大幅减少,全年实现票房43.9亿元(不含服务费),较上年同期下降29.4%,观影人次1.1亿,较上年同期下降33%,同时影院广告收入、卖品收入也受到人次下滑较大影响。

另一方面,因疫情反复打乱了公司的经营计划和影片上映节奏,《哥,你好》《想见你》等多部主投主控影片被迫改档或推迟上映,原计划年内上映的《维和防暴队》《宇宙探索编辑部》等影片未能上映。全年上映影片数量减少约40%,已上映的影片受影院停业、观众观影意愿不足或极限定档导致宣传窗口期大幅缩短等因素影响,最终导致票房表现不及预期。

2022年,万达主投主控的电影《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海底小纵队2:洞穴大冒险》《外太空的莫扎特》《哥,你好》先后上映,但影片口碑和票房表现都不及预期。其中,陈思诚担任编剧并执导的《外太空的莫扎特》仅获得2.23亿元的票房,被指“剧情低幼”,没有达到暑假档全家欢的爆款预期。

image.png

但到年底,随着防疫政策的调整,电影市场逐渐复苏。在最“热闹”春节档中,万达电影吃到了最大红利。据灯塔数据统计,2023年春节档万达电影从中获得的总分账票房为8.49亿元,在院线中排名第一。除了院线收入,万达电影还是《流浪地球2》和《熊出没·伴我“熊芯”》的出品方之一。截至2月19日,《流浪地球2》票房38.21亿元,《熊出没:伴我“熊芯”》票房达到13.88亿元。

同时,电影IP周边产品也表现出了不错的发展潜力。《流浪地球2》官方授权模型周边的众筹金额已达1亿元,成交数已超43万。2月3日,万达电影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表示,春节档期间,“不二兔”IP系列、“宝可梦”IP系列、《流浪地球》和《熊出没》电影周边产品都都有不错的销售表现。尽管公司未参与《流浪地球2》模型周边业务,但项目成功也表明影视IP衍生品的发展空间,会朝着这个方向探索。

亮眼的开年成绩释放出市场的复苏信号,2023年或成万达电影的“翻身”年。院线电影市场需求观影需求释放,观影收入预计走高。万达的营业收入包括观影收入、广告收入 、商品 、餐饮销售收入、电影制作发行及相关业务收入、电视剧制作发行及相关业务收入、游戏发行及相关业务收入。其中,观影收入占比最大。截至2022年9月30日,万达影业拥有已开业影院816家,6925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8家,6142块银幕,轻资产影院108家,783块银幕。

影视制作发行发面,据万达电影公告,在2023年万达影视出品或参与的项目中,已完成待映还有《维和防暴队》《寻她》《宇宙探索编辑部》等,拍摄或计划开机的项目包括《寻龙诀2》《三大队》《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唐人街探案4》也在剧本打磨阶段。其中,《宇宙探索编辑部》已定档4月1日,此前在多个电影节参展后都收获了不错的口碑评价,有望成为4月小成本电影中的票房黑马。

但同时,也有分析认为,春节档的市场表现不能完全代表整个电影市场接下来一年的走向,万达电影日后能否弥补上一年的损失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如万达待映影视作品的质量和宣发策略的制定、同档期竞争对手的实力以及整个电影市场大盘的走势等因素,都将影响万达电影接下来的业绩表现。

为对抗单一业务风险,在影视链路之外,万达还做起了“副业”——一方面,探索剧本杀、相声、脱口秀等内容新形态;另一方面,尝试实景娱乐项目,侏罗纪世界电影特展先后在成都、广州、上海开业。

2月初,万达电影在互动平台表示,线上剧本杀平台计划上线,提高非票房收入。在去年3月,北京聚合梦想文化娱乐有限公司就与万达电影达成战略合作,合作开展“光影剧本杀”业务合作,将VR、AR、MR等虚拟技术投入到剧本杀线下体验中。2022年底,万达电影还通过官网预告了剧本杀平台“够趣”发布。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一位银幕剧游运营描述说: “剧本杀推理解谜机制结合电影观感,还有现场演绎,一定会让人在这两个半小时中,每一分钟都有不同的体验。”

客观来说,万达电影做剧本杀业务是有天然优势的。在内容为王的时代,沉浸式剧本杀的“出圈”基本要素在于内容,而万达电影过往的影视IP恰恰提供了这样的内容积累。此前,万达就尝试用IP授权的方式参与《斗破苍穹云岚篇》的剧本杀业务,首轮销售就覆盖超200城的剧本杀门店,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但问题在于影院和剧本杀在软件和硬件上如何互通,影院剧本杀模式不只是空余的影厅摆个桌子、换个装潢改装成剧本杀店。目前大多影院都是“银幕剧游”形式,改造成本低,但沉浸感远不如实景剧本杀。而全息投影式门店市场均价约在四万元单个房间,培养DM也同样需要成本投入。

当下,线下剧本杀店已经从“野蛮生长”进入了冷静期,腾讯、中手游、电魂等为代表的游戏公司也在这两年下场,万达电影能从里面分多少羹尚是未知,“光影剧本杀”更像是万达讲的一个“新故事”。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雷达 | 管理登录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