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资产项目
更多
  • 数字彩绘铜车马-立车

    数字彩绘铜车马-立车

    数字彩绘铜车马-立车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一)数字资产发行理念成长于先秦文化背景,“新画幅文创”正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丰富馆

  • 数智G60—专家讲专题数字资产

    数智G60—专家讲专题数字资产

    数智G60—专家讲专题数字资产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一、数字资产发行目的为提升科技信息化系统党员干部的政治能力和科技创新能力,

  • 2023上海数据交易所·中秋节限定数字资产

    2023上海数据交易所·中秋节限定数字资产

    2023上海数据交易所·中秋节限定数字资产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一、数字资产发行目的本次中秋节限定数字资产发行,旨在纪念上海数

  • 我爱杭州·交通卡数字纪念品

    我爱杭州·交通卡数字纪念品

    我爱杭州·交通卡数字纪念品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2023年杭州掀起了全民运动的浪潮,为助力杭州全民运动,讲好中国故事,天翼数藏

  • 夏 镶嵌十字纹方钺

    夏 镶嵌十字纹方钺

    夏 镶嵌十字纹方钺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夏 镶嵌十字纹方钺”是上海博物馆青铜馆的“开门”文物,来自于华夏文明的深处夏代晚期,

  • 第37届秦淮灯会数字灯组系列·浣溪沙

    第37届秦淮灯会数字灯组系列·浣溪沙

    第37届秦淮灯会数字灯组系列·浣溪沙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一)数字资产发行理念灯会年年办,年年有新意。2023年第37届中国

  • 唐花瓣形胭脂金盒

    唐花瓣形胭脂金盒

    唐花瓣形胭脂金盒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一、数字资产发行理念发行方在原文物基础上,进行了二次创作,利用技术手段将纹饰活化,将用途

  • 兔年幸运签—上上签

    兔年幸运签—上上签

    兔年幸运签—上上签(款式1)查看证书查看详情数字资产详情(一)数字资产发行理念:2023年是中国农历兔年,新年之际,网易星球推出了兔

数字资产

从数据要素到数字资产仍需“闯关”

ac617c98168184abe5adf27f5cc8ebbe.jpeg

当前,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在我国,不仅在中央战略层面加快推动“数实融合”,而且许多地方政府都进一步明确了2023年数字经济发展目标和举措,努力推动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发展。

我们看到,政策与市场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双轮动力”。一方面,自2015年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到2020 年 4 月中央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再到2022年底出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与数据要素、数字经济相关的政策不断完善,逐渐构建起数据基础制度体系的“四梁八柱”。另一方面,伴随着大数据、新技术的应用普及,我国经济社会数字化程度不断提升。据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7.8%。如再加上产业数字化的贡献,我国数字经济总量已据全球前列。

当然也要看到,目前我国正处于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转折点”,除了关注宏观与产业层面的问题,还需要以数据资产入手,不断优化用于维持数据要素活力的微观基础。

首先,是明确从数据要素到数据资产的财务界定。根据国际数据管理协会(DAMA)的定义,数据是以文字、数字、图形、图像、声音和视频等格式对事实进行表现。数据并非天然是生产要素,而当其成为后者,就演变为进行社会生产经营活动所需要的资源,也是维系国民经济运行及市场主体生产经营的基本因素之一。同时,数据要素也并非一定成为数据资产。根据相关会计准则的界定,资产是“企业过去的交易或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控制的、预期将会使利益流入企业的资源”。虽然数据资产在理论和实践中仍未形成共识性概念,但仍需基于会计准则中资产概念的延伸进行理解。就全球看,过去对于数据要素更多强调披露而非会计计量,这一状况正在逐渐改变,只有从财务会计意义上界定数据资产,数据要素才能深度参与现代市场运行。2022年12月财政部发布《企业数据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已经开启了新的改革探索,如过去数据采购、处理、加工,均在当期进入成本或进行费用化处理,而新办法则有助于实现“数据资源的资本化”。

其次,是完善微观主体的数据资产治理。从宏观层面看的数据治理,通常是指完善与数据应用有关的法律、法规、标准、技术等。而微观层面的数据治理,则强调市场主体围绕数据安全、有序管理、实现价值等目标,对元数据进行系统、有效地处理。按照DAMA的定义,即对数据资产管理行使权力、控制和共享决策(规划、监测和执行)的系列活动。事实上,当前我国数据要素应用的最大障碍就在于治理和交易环节,而数据资产治理则是更为前沿和复杂的领域。我们认为,数据资产治理一是基于管理学意义,使得数据成为标准化、有价值、权益清晰的资源,二是基于会计学意义,使得数据更加可确认、可计量、可流通,从而全面提升数据的价值创造能力。

还有,是探索数据资产的投资与交易模式。伴随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数据交易已经无处不在,但也体现出独有的复杂性。数据产品具有内生性、非竞争性、计算性、外部性等特点,其复杂性则缘于参与主体多元化、权属关系多样化、非标准化与高敏感性等。当数据成为资产,其交易复杂性则进一步提升。按照未来会计处理思路,符合规定的、企业内部使用数据将界定为无形资产,对外交易的将界定为存货。由此,不仅二者的边界需要更可行的区分,而且在对外交易过程中,将来还会面临跨行业、跨领域、跨标准、跨境的公允价值确定难题。此外,当数据资产作为金融活动的抵押物、甚至自身成为金融投资交易的标的时,其金融属性的提升则带来更多的挑战。

最后,是创新数据资产的监管体系。随着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我国逐渐建立起数据领域的全方位监管、治理和保护机制,但就数据资产层面来看,还存在诸多的监管模糊性。如目前发改、工信、网信、金融监管部门、市场监管等都承担了一定职责,但统筹监管严重缺失;中央与地方的监管协调也存在众多空白。此外,当数据资产价值逐渐凸显,全球的跨境监管难题将更加突出,由于缺乏统一的跨境治理框架,不同国家地区在相关法律合规上将会有更多冲突。最后,数据资产还经常与另类的“数字资产”混淆在一起,传统资产一般记录在中介与组织维护的账簿中,而数字资产则通常记录在去中心化数字账簿中,并带来更复杂的监管争议。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雷达 | 管理登录
seo seo